朱建民委员:提议个税起征点调至3000元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朱建民委员:提议个税起征点调至3000元

2010年03月08日 10:28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中经在线访谈人民大会堂现场演播室,今天做客我们节目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辽宁奥克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建民。朱总,欢迎您!

    朱建民: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那么我想问一下,您本次两会带来的提案是关于什么内容的?

    朱建民:本次会议呢,主要带来了六个提案,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提案就是关于提高我们国家中低收入阶层的个税起征点到3000元,加速我们国家分税制度改革。除此以外还有关于新兴产业,关于社会保障,以及党员干部重大事项申报制度上升为法律这方面的。

    主持人:那您刚才提到了个税起征点的问题,是3000元,那么这个标准是如何而来的?

    朱建民:我们国家目前执行的是2000元的个税起征点,那么结合我们自身的企业,以及我们在各个地方的企业的收入所了解到的,应该说3000元也只是一个中偏低的收入。现在我们国家无论从和谐社会的建设,还是说从改革开放三十年这个发展的成果,以及拉动消费方面的需要,都特别需要这种大多数的人的消费能力。我们个税的起征点,从800到1600,从1600到2000,应该说历时较长,而且幅度较低,鉴于我们国家现在稍微发达的城市和省,3000元也不算是高的。当然还有一些可能低于3000元,甚至低于1500元这样的收入标准,但我觉得,因为现在毕竟是要体现出一种政策,这个政策应该是就高不就低,这样使得一些收入还偏低的地区,或者是企业,即便他的收入再提高,比如说500或者1000,也完全是处在免个税的范畴内,也就是说增长的幅度完全可以用于提高个人收入。

    所以说我觉得呢,这个幅度我们不容从2000调到2400,或者2600,他们应该调到一个现在也是处在一个并不高的这个水平,而且这个水平对于收入比较偏低的地区,仍然有比较大的上升空间。那么对于收入比较高的地区呢,也是一个比较合理,另外我在这个提案里头还建议,过去在2000元起征,到5000元这个期间,个税的税率是分三个层次,比如说5,10,15,那么我建议,把这个层次降低到一个层次,就是3000元以上到5000元,就一个5%的个税税率。这样也等于就是说,还有一些地区,比方我们北京地区,3000元肯定是低的,那么3000元到5000元,实际上它的税负就不是过去的10,或者是高于10,那么也是降低到5%。也就是说是5000元以下,这种中层的收入,3000元以下这个偏低的收入,应该说都有一个比较好的减负,通过这样的国家财税政策,来降低一次分配中的中低收入者的税负,有效提高他们的收入,就是这么一个想法。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去年呢,由于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可能很多企业生产和销售,可能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那么您这个企业呢,其实我看到抬头有一个叫做国家首批创新型企业,那么这种创新型的企业,在金融危机中,它是如何应对的?

    朱建民:你这个问题我觉得提得很好。当然每一个创新型企业都有它的创新点,但是创新型企业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与时俱进,或者叫做随着环境的变化,找到新的价值点,去创造新的价值。那么去年是说金融危机带来影响比较大的一年,但这一年肯定也有机会,当然了,机会有些人,有些企业,特别是创新型企业,可能就比较好的能够抓住这种机遇。因为国家认定的创新型企业,当然也包括一些并没有得到国家认定的创新型企业,我觉得只要是创新型企业,它就应该有它的这种独特的,或者叫好的眼光,这种判断力,识别力,也包括它在战略上,在企业文化上,在捕捉的一些市场机遇,还是技术升级换代的这种机遇里头,去危中有机,抓住机遇,快速发展。

    去年这一年,我们也有这样的体会,奥克在去年这一年里头,第一,是相信国家的这种宏观调控的政策,坚定不移。第二,冷静分析,科学地来应对,依靠创新来调整产品结构,抓住市场机会,我们销售去年还是增长了48%,而且利润是历史上增幅最大的一年,增幅接近80%,所以说去年对我们来讲,还是一个?

    主持人:机遇大于危机?

    朱建民:对,当然我们也受益于新兴产业,特别是像太阳能,因为像奥克集团,我们奥克股份主要的产品是太阳能多晶硅的切割液,太阳能电池方面的产品,实际上这种新能源,或者叫新兴产业,它的发展的后劲,在危机之中更加凸显出来了,这个就带来了机会,当然也要坚定信心对吧,你要相信这种新兴产业,它的生命力,它也同样遇到了困难,但是它的生命力是非常强的。而且的确是危中有机,脱颖而出的发展,我们也是受益者。

    主持人:那么您刚才提到了太阳能的多晶硅,我们知道去年有一些数据就显示,在多晶硅这个产业方面,可能有些产能过剩的现象,那么您是如何看待这个现象的?

    朱建民:这个问题我觉得是这样的,如果要是从审批,或者规划中的项目来讲,要是用于现在都建成投产,和现在的市场需求,确实是有过剩,比如说去年我们国家可能审批的能力,我看有报导报道,已经达到十几万吨,但是实际的去年的产量是多少呢,才15000吨到20000吨之间,今年可能能达到接近30000吨多晶硅。但事实上去年的产量和今年的产量,都无法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产能实际上是审批中的,或者是在建的,或者拟建的这些项目的总产能和现实的需求,实际上这是不应该比的。因为你一定要拿这个审批和在建的,它投产的那个产能,和到那个时候,比如说到2015年,我们的产能将达到多少,我们的市场需求多少。但是如果按照那种比较,我觉得我们的产能,特别是太阳能的发展,总是超预期的发展,我认为这个问题当时宣传有些方面,我想呢,可能没有考虑到,就是你规划、审批、在建的,或者拟建的这些产能和实际的产量,以及实际的产量和市场的需求之间,实际上是不足的。

    主持人:那其实还是说供是小于求的?

    朱建民:没错,现在是这样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您今天做客我们的节目。

(责任编辑:王维亮)

视频专题
    中国经济网两会期间制作了七个系列专题片,针对我国发展不平衡、就业难、看病难、物价、房价、股市、食...
时尚视频